怎么看台湾误射导弹事件,四名台军士兵下跪?(1)

读者 2016-07-06

“关键不在于此,听我解释。”一个秃顶的老男人打断了安东诺夫的话,他叫A·J·霍普金斯,或者说他自称叫这个名字,因为他苏醒时身份资料都丢失了,而他又拒绝提供任何身份信息,连随便编一份都拒绝,这使他获得公民身份颇费周折。他神秘的身世却也为竞选加了不少分,他与安东诺夫一起,被认为是候选人中最具威慑力的两位。“在公众眼中,最理想的执剑人是这样的:他们让三体世界害怕,同时却要让人类,也就是现在这些娘儿们和假娘儿们不害怕。这样的人当然不存在,所以他们就倾向于让自己不害怕的。你让他们不害怕,因为你是女人,更因为你是一个在她们眼中形象美好的女人。这些娘娘腔比我们那时的孩子还天真看事情只会看表面……现在她们都认为事情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宇宙大同就要到来了,所以威慑越来越不重要,执剑的手应该稳当一些。”

《三体III 死神永生 第二部 第五节》

“国军”可能实现反攻大陆,“让解放军害怕”吗?做不到。

以“国军”自己的能力,足以让台湾自保吗?也做不到。

那么从部分台湾人的角度看,所谓“国军”,既不能“保护”台湾,还浪费纳税人的钱,还要牺牲年轻人的青春,还不时惹出各种问题。这样的军队,对我们台湾人来说有什么价值?他们的表现值得我们去尊重吗?

作为台湾同胞,我们能改变解放军,使之战斗力不如“国军”吗?显然不行。

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国军”啊。既然国军做不到让解放军害怕,那就先做到让我们不害怕吧。

洪仲丘、小白……凡是有机会,就把“国军”这个整体往死里踩就对了。把整个军队踩到尊严地位全无,踩到毫无军人的荣誉感和自豪感,让当兵变成一件避之不及的事情,让军人在社会上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此处不妥,狗狗这么萌,“国军”怎么能与之相比),让整个社会一提到军队就嗤之以鼻,那么以后军队还能有什么胆量和勇气来惹我们不高兴呢?不是人民怕军队,而是军队怕人民!

让军人跪着进来,你就要跪着进来。至少我们台湾实现了一半的理想。

侵删如果前段时间台湾的诈骗犯被受害者家属拉过去对着被气死的老人的灵位跪着爬过去磕头 想问问对岸是什么看法?大陆诸位人权民主人士会是什么反应?

我们声讨为什么诈骗犯为什么到了台湾就被释放,民主与法律的学者告诉我们民主地区的法制使然,无罪必须释放,至于法律是否健全那是民主的事情,你个大陆仔不要说话。这回呢?我听到的是记个大过,也就是军事法庭没有审判他们,既然无罪那么为什么要让他们爬过去?为什么不像诈骗犯一样若无其事呢?之前和我们说的民主地区的法制呢?

到了这次,正如某位摄影所说,这就成了一次民主的尝试了,这个做法仅限于不妥了。这次就再一次证明了民主好了,什么法制?什么人权?没有几个人在提了。

记得当年柯震东吸毒上了个电视,下面一片讨伐 一片控诉,在各种分析这在民主的彼岸会如何捍卫一个人的人权,肯定不会这样的云云。当时我也在反省,我们这样对于人权是不是侵犯呢?今天呢,这些大义凛然的都去哪了?

多说一句,在大陆遍布各地捍卫国军军魂的诸位呢?我只看到了连微博上的铁杆国军的爱好者也在说跪的好 在大陆云云。

人权和法制到底是我们要为之追求奋斗?还是只是我们骂大陆当局的模版?导弹误射尤其是对台军非常倚重的雄三误射是一个非常大的责任事故。暴露出来的是台军整个军队军纪,管理有重大问题。不仅军队要担责,甚至政府都要负一定责任。

所以,稳妥的做法是军队和政府都要在第一时间派出专门代表来善后。包括向死伤者家属道歉慰问,进行抚恤等。而对于直接责任人应该直接关押,依照军法来处理,之后公布处理结果,不应让其与外界产生联系。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任何军方或政府高层在第一时间出面处理,反而是让几个最基层的士兵去道歉,这样做的后果就是:

在外界大众媒体眼里:

第一,你军方根本就不重视这事,尤其是和不久前才发生的虐狗案中多个军方高官去向一条死狗献花道歉一比,反差太大了;

第二,军队的高层想让这几个士兵来背黑锅,本来是军队内部的军纪,管理问题,结果不仅没有高层来担责还把责任全推给下层士兵。

对死伤者家属来说,首先就是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说难听点就是人不如狗,再加上直接责任人的出面,更容易使家属情绪激动,所以出现打骂,下跪就不足为奇了。

而在军队内部,对于军队精神层面打击比打败仗还严重,荣誉感是军队维持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军队可以承受失败,但绝不能承受侮辱,这几个人你可以判他们坐牢甚至枪毙都没问题,军法在那里,依法从事没有任何可以回避的,但是说让他们以现役军人的身份去下跪,这不仅是对这几个人的人格侮辱更是对整个军队的侮辱,因为那个场合下,这四个人就代表军队。

这事说到底就是国军上面那群人脑子坏掉了,公关失败,因为这事处理不算困难,一个误射事故,责任人只能算过失杀人,不能说是蓄意谋杀,只要军方立刻派出几个高级将官直接对家属道歉认错,态度诚恳,善后抚恤优厚,加上出面人层级高,家属也能感到自己得到尊重,一般都能得到谅解,也不会说过于为难道歉者,最多就是鞠个躬,也不会出现爬进灵堂,下跪这样的对军队士气造成严重打击的事。

现在可好了,在事情最高潮时,派直接责任人去道歉直面家属,简直就是故意挑事,家属看来这四个人就相当于杀父仇人,如果有军方政府高层陪同可能家属还会看在这些高层面子上不过于为难这四个人,现在连个陪同的都没有,家属自然会拿这四个人出气。

123...7下一页7

Tags列表

tags

推荐图文

Recommend